首页 新闻中心 要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亲牺牲在朝鲜战场 儿子想把他遗骸接回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15 09:31 南充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>2b4508518225fdff2b95c7f57c8293fe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庆志展示父亲的《革命军人证明书》复印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今年70岁了,希望在有生之年迎回未曾蒙面的父亲的骸骨, 给他好好上柱香。”昨(14)日,高坪区青居镇村民黄庆志打进本网热线反映,他从新闻里看到一批批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, 希望从中找到自己父亲的遗骸,让他魂归故里,与同在地下的母亲团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朝参战 未曾见儿子一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庆志生于1950年农历正月初三。当?#20445;北?#30340;父亲黄泽章已经外调,没能见到儿子一面。同年9月24日,黄泽章所在部队被调入中国人民志愿军60军18师540团1营3连,他本人担任连队文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2年上甘岭战役打响, 黄泽章负?#25628;?#37325;,荣立三等功。伤好后调回营部,担任副营长、教导员。此后战斗中第二次负伤,荣立二等功。1953年5月,在朝鲜99高地英勇牺牲,时年32岁,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总政治部评为战斗英雄。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,黄泽章被追评为烈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父亲牺牲的时候,我已有3岁。记得家里来了?#29238;?#36523;穿军装的人,用滑竿把母亲接走,翻山越岭到达当时的龙门场。”黄庆志介绍,有关人员告知?#22235;?#20146;父亲阵亡?#21335;?#24687;, 并把父亲的遗物———军功章和一些证书交给?#22235;?#2014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母亲也是一个要强的人,她从此独自一人把我养大。由于祖父的成?#27835;?#39064;,作为烈士的黄泽章和烈士遗属的母亲,?#25925;?#21040;了?#36824;?#27491;的对待。1979年9月,父亲和母亲的历史问题才彻底平反。”黄庆志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加革命 父亲早年是地下党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庆志介绍, 他父亲黄泽章出生于1919年(高坪区委组织部材料显示为1920年生), 出生在高坪青居一个普通农户家庭。 黄泽章早年入读南充建华中学,与南充早期共产党员岳小?#20581;?#37011;安正、林德宣等都是同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7年秋,黄泽章去到重庆,参加了“青年同盟会”等进步组织。受早期地下共产党员王一维的带领, 开始参加革命活动。“我父亲由岳小平介绍入党, 后来负责重庆至南充的通讯工作。”黄庆志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1年秋, 黄泽章在川北地下党的?#25165;?#19979;回到南充,参与教学工作。1947年,黄泽章受组织?#25165;牛?#25285;任青居地下武工队队长,负责当地武装工作。后来,武工队改为川北基干团。1949年2月,四川省地工委将川北基干团直接转为南充县警卫营南充县大队, 父亲黄泽章担任大队长, 负责南充、岳池、武胜等地的剿匪工作。其间黄泽章受过重伤,立功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1984年9月原中共南充县委组织部出具的一份“说明”显示:黄泽章由早期地下党员岳小平介绍入党, 由地下党员林德宣介绍参加地下党外围组织青联社。解放时协助军管会?#25112;?#26538;支,1950年调县大队, 同年秋参加志愿军抗美援朝作战直至牺牲,入朝前是党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怀念父亲 希望将其遗骸接回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一生都没?#23633;?#36807;父亲,小时候见过他的照片,但是当时因为年幼无知,已将照片遗失。”黄庆志介绍, 父亲的军功章也被他作为玩具弄丢了。“父亲在朝鲜作战?#20445;?还给家里写过两三封信,现在均已遗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失去父亲的黄庆志一生?#37096;潰?#23567;学毕业后就回家务农。“我母亲很要强,在当时农村,一个家庭没?#24515;?#24615;壮年劳力, 那日子是非常难过的。”黄庆志?#25285;?#27597;亲虽然没有多少文化,但是她作为烈士遗孀,放弃了继续组建家庭的想法,一个人辛辛苦苦把儿子养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庆志小时候也非常懂事,他很早就参加农事劳动,尽最大努力减轻母亲的负担。1996年初,劳碌一生的母亲终于走完自己的人生。母亲被安葬在家乡。她生前爱给黄庆志讲述父亲的革命事迹,说到一些地下党?#21271;?#29238;亲带回家,腰间别着枪,她的眼里就满是骄傲和向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父亲离开故?#28872;?#26377;70多年,我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,能找到他的遗骸。”黄庆志表示,他在电视上看到志愿军烈士遗骸一批批被迎回中国, 他也希望在?#28210;?#25214;到自己的父亲。 并希望把父亲遗骸带回家乡,让他与母亲?#26174;帷#?#35760;者 张松 文/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新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快三一定牛